照片 028.jpg 

標題來亂的謝謝。

 

 

 

記到今天,約莫十三天沒舒舒服服睡個好覺,想來也頗逼哀。

惡夢、感冒、淺眠、加上一些緊張。就算偶爾幾天乖乖在正常時間爬上床,抓著鐵欄杆下來的時候身體仍然疲憊的很痛。醒是醒了,也只是腦以下的身體醒了,以上倒是從來都沒清楚過。

喔抱歉,沒睡飽在上一篇就寫過了,重點在下面:

 

 

 

 

某個地方,讓我不斷抱怨、逃避、感到不自在的地方,總是說了要離開,卻在事情做完與否的原因之外多了什麼讓我游離不定,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暗自想了幾種可能,一是自己犯賤不願乾脆拍拍屁股走人投降認輸,二是都快要兩年了即使我常常缺席卻也還是從內心底喜歡這群人。途中也許發生了些小插曲,可是並不影響意識裡這群人的份量--畢竟也相處了這段時間。可是,這些份量並不代表這整個組織,我始終無法真正walk into this group。

然後今天,在昨天依舊沉悶的隔天,我從算是非常尊重我的意見的人(算是頂層的頭頭吧)那裡,得到了一句話:「你其實不是個文靜的人對吧」。…可能是我的衝擊點跟別人不一樣,這種突然間被理解的感覺再強烈點真的可以讓人哭出來。

對,我不是。

那又為什麼讓人有錯覺?人很奇妙,在不同的地方,面對不同的人,遭遇到不同的事,情緒態度或給人的感覺就不一樣。也許有人認為態度就是要一貫到底才表裡如一、才可取,而我認為改變是人求生自保的本能,為了在這個環境裡成功保護自己,大腦會自動替你做出該怎麼反應的決定。那麼多個無法言語的日子裡,也許我就是如此也說不定。

我不知道現在這個人說的話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又是怎麼樣,至少當下我很感激他能有這個想法。他舉了幾個例子,當我將自己歸類為tone不合時,認同似的點了點頭說就是這樣。原來有人發現,原來有人懂,原來真的有這個人(一切僅止於感恩謝謝)。還有些壓抑的心情放輕鬆了,我能跟至少願意聽我說話的人對談,即使時間不到十分鐘,之後心情開心到可以哼出歌來。

在那個世界對我來說很難樂活,甚至本來嘗試走進來就不是為了樂活。而能在我的視角一片深沉鬱悶中打入一束光或一顆亮點,其實就很夠了。

然後車上路上都微笑著,可以再加把勁撐下去了呢。(到這階段的尾聲)

我是真的很好哄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taimebien 的頭像
jetaimebien

邏輯混亂

jetaimeb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