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546.jpg 

雖然最後有些狼狽的跟著同住一棟宿舍的同學走,到底也是出了來。

第一天的鞋子真的可以殺人。

(看出這張照片的用意的話我會很開心的:D)

 

 

 

一連幾天下來,我不會說自己很累,只是真的太疲憊。某個事情的次數真的多到嚇人,令人驚恐地甘願跪求將所有次數透過時光機移到去年,也許我真的會比較開心。老是事與願違,墨非先生你真的可以去撞牆了。

說心臟被鍛鍊的很強這件事是真的,詳細等過幾天再解釋分析(殺樂米半個字都沒看的我絕對是在找死),現在大概是一半自找的死活不肯退讓另一半就像誰跟誰還有誰咬定我不會反省認錯似的自我感覺良好。總之就是我真的越來越習慣了,是好事吧。

在某地的存在感越來越薄,我知道原本就是我將自己隔離開來。放手離開是真的可以,只是我好喜歡一起共事的那些人,喜歡到離開之後應該會因為聊天人群中少了自己而難過。留戀的同時,又因為現在想來何必的回憶讓我在那個地方每幾分鐘就會有壓迫感。很矛盾對吧,對某個地方的情感複雜到也許我可以轉行念心理然後拿自己當主題交出一份論文。

時至今日,還是默默希望能有對話的一天,把事情講清楚,也許還能恢復兩年前九月的關係。可是,就是因為時至今日,釐清事實這件事已經不再有意義了不是嗎?原來在那個地方的他們求的都是結果,過程就踏碼的閃邊吃餅吧。

看長輩們以關愛的眼神期待著他們的未來,他們的未來也許就是那麼光鮮亮麗,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要。也許現在這個階段會憧憬,但有一部分是因為活的比他們更好是我"報復"他們的最佳途徑,而這份被扭曲的憧憬我不認為我可以支撐多久。

換個角度想,其實也必須感謝他們。不只幻滅使人成長,抽離與衝突同樣能促進一個人茁壯。我還蠻開心能在腦內亂想想出這份結論來,畢竟之後看到的種種文章與言論所強調的東西我竟然都已思考過。所以那些話語不再是開導,而是共鳴。

可笑的是即使是共鳴,胸內隔著一層還是難受。於是我餵自己糖,蘋果口味酸酸甜甜,不會很膩;黑糖熱水則一如往常的清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taimebien 的頭像
jetaimebien

邏輯混亂

jetaimeb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